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京都评论

谁剥夺了青少年美好的未来(图)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0日 09:38  作者:晓 华  文章来源:凯风网  [纠错]

  青少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生力量和后备军,是社会发展的未来和希望。青春期是学习的黄金时段,智力发展的高峰期,也是人生的奠基时期。他们肩负着沉甸甸的嘱托,为社会主义建设时刻准备着。然而,罪恶的邪教像瘟疫一样侵蚀了孩子纯洁的心灵,活生生的剥夺了青少年美好的未来。

 

  全能神家庭让张航倍受伤害

  失去了学习的机会,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唐代书法家颜真卿说:“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青春期是人一生中身体发育和智力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个时期正是学知识、长才干、树立远大理想、塑造美好心灵的关键时期。可很多青少年在邪教的妖言蛊惑下,放弃了学业踏上了邪路。活生生的断送了自己美好的前程。

  王敏在《法轮功毁了我的大学梦》一文中说:“想想自己的过去,如果不是相信和练习法轮功,那会有多么美好的未来呀!而我现在却在家务农,过农村妇女庸常的日子,真是悔恨不已!”事情追溯到1996年,那时的王敏是合阳中学的一名高三学生。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从书摊上看到《转法轮》一书,受《转法轮》的影响,她被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迷惑了。深陷其中后,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练习法轮功上,还专门制定了详细的练功计划,抱着“成神圆满”的心理,夜以继日的抄背《转法轮》。

  父母和老师百般劝阻,但她却无动于衷,依然虔诚的修炼。因为疯狂的练功,她终于病倒了,在亲人与“师父”的对比,现实与“圆满”幻想的对比下,使她终于看清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摆脱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毒害后,她急切地回到了久违的学校,但因落下的课程太多,离高考的时间又短,最终,没能考上大学。

  1996年出生年仅18岁的张航,1990年出生年仅24岁的张巧联,都是如花似玉的豆蔻年华,2002年出生年仅12岁的小儿子张某还尚未成年,他们本来都是正处于学习进步的黄金年龄,但现在却成为阶下囚。张航说:“我爸妈因为信全能神,不太管我上不上学的事,所以上不上学我能自己做主。我如果不信全能神肯定能继续上学,我上初一、初二时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是前几名。”张航在最后陈述中说:“……我一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平常人一样生活,像普通同学一样过校园的生活,和同学交往,但做不到。”

  一个个如花的少年,还没来得及体会成长的快乐。在邪教的蛊惑下变得是非不分,荒废了学业,断送了原本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

  失去了家庭的温暖,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我喜欢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灯光在等待,......我喜欢一家人心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家是每个孩子成长的摇篮,是每个孩子栖息的港湾。然而,在邪教组织的蛊惑下,一些父母为了信所谓的“神”,抛家弃子,走上了不归的邪路。使孩子们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失去了父母的呵护。

  蒋、姜夫妻二人忠诚老实,勤恳务农,生有一子一女。蒋朝俊除种田外还在平阳镇烟叶站干零活,姜秀霞有时卖麻花。生活虽不算富裕,但一家四口人和和睦睦,生活甜美。1997年11月,夫妻二人开始练习法轮功后,很快入迷,并达到走火入魔的程度,整天不干活,不过问子女的学习。1997年12月3日夜,蒋朝俊、姜秀霞受李洪志的练法轮功能上天堂的蛊惑,夫妻二人轮流互相背扶并做飞翔状,走了大约三里仍无法飞起来。为了上天成仙,二人回家后,蒋朝俊残忍地用尖刀分别插人姜秀霞腹部和口中,至姜秀霞死亡。蒋朝俊在被拘留审查期间打坐绝食七天而亡。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拆散了。由于蒋朝俊、姜秀霞死亡,其年仅13岁的女儿蒋旭珍和年仅10岁的儿子蒋旭东成为孤儿,生活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1999年6月5日下午,吉林省临江市二中学生徐艺文(女,16岁)对班里同学说:“人类就要毁灭,地球也要爆炸”、“去感觉感觉世界末日”。然后买了一瓶安眠药发放给十余名同学和她自己,每人2至3片,分别服下。其中有一名女同学杜瑛娇感到好奇,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学校发现后采取了紧急措施,把喝药的学生送往医院,因抢救及时,未产生严重后果。

  徐艺文1998年6月,受其父母亲的影响,开始跟着修炼法轮功。徐升人中学后,对法轮功更痴迷,学习成绩急剧下降。学校的老师及亲属都找她父母谈话。可徐的父母却说:“念不念书没有用,在家修炼法轮功就行”。后经学校反复做工作,徐虽勉强回到学校读书,但仍不安心学习,经常在班里宣扬法轮功,致使一些同学也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

  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失去了父母的正确教导,孩子们的美好未来在哪里?

  失去了身体的健康,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拥有健康的身体是学好知识与本领的基本条件。然而,受邪教的影响,一些父母是非不分,相信所谓的“圆满”、“消业治病”、“赶鬼治病”,拒医拒药,让孩子的身心健康备受摧残。

  2006年12月20日,四川省凉山州礼州镇白沙村发生一起自焚案件。村民肖成、张冬梅夫妇带着9岁的儿子肖虎,在离自家不远的偏远地方,架起一堆柴,一家人坐在上面自焚……结果肖虎忍不住疼痛掉了下来,肖成、张冬梅夫妇双双死亡。

  据了解,事发三天前,张冬梅打电话告诉外地朋友,“我们夫妻双修,功德‘圆满’,‘消业’已经‘消完’,即将‘圆满’了。”由于长期受李洪志宣扬的“修炼圆满”、“白日飞升”等歪理邪说影响,夫妻俩最终决定带着儿子走上不归路。

  尽管自焚事件过去整整10年,肖虎已经长到19岁,但头皮已经严重损伤,成为一生的痛苦。自焚给肖虎的心灵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身体的伤残,心灵的创伤,让肖虎备受煎熬。

  乌云格日乐在《全能神害我儿子终身残疾》一文中说:“每次见到儿子跛着脚走路,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玩耍,我都有种说不出的心痛。”

  2011年春天,她刚9岁的儿子在学校和同学一起玩耍摔断了右脚踝骨,因孩子小,不想做手术,她就带着儿子坐上火车到通辽市去捏骨。在火车上遇到一位好心的大姐,在“好心大姐”的妖言蛊惑下,乌云格日乐相信了所谓的“传福音”,中断了孩子的治疗。从此,她每天跋山涉水、不辞辛苦地进行“传福音”。

  几天后,她儿子的脚已经肿的非常厉害了,可以明显看出腿骨已经断裂。家人见到这种情况,劝她马上把孩子送去医院治疗。可是她坚决不肯。就这样过了大半年,孩子的腿慢慢地消肿了,也变得不那么疼了,可以慢慢的走走,她心里高兴地认为是全能神保护了孩子,为他治好了腿伤。

  后来,在帮教志愿者的劝说下,她带儿子去医院治疗,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她的儿子落下了终身残疾。

  充满朝气与活力的青少年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们的美好未来在哪里?

  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保尔·柯察金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它,给予我们只有一次。”人一旦失去生命,就失去了一切。没有了生命,世间再美好的东西都无从谈起。一些邪教信徒受歪理邪说的影响,把罪恶的魔掌竟伸向了可爱的孩子,一桩桩血的案例,让人怵目惊心,痛心不已。

  2011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因其亲人意图脱离全能神邪教,被该教派报复杀害于一柴垛处;2011年1月10日,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的全能神成员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有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1996年2月22日,江苏省沭阳县全能神信徒万成彦为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用斧头猛击熟睡中的自己8岁的儿子王磊,并将其钉在自制的十字架上……

  12岁的刘思影被母亲刘春玲带到北京天安门前自焚,时间发生在2001年1月23日,这一天是中国的除夕;9岁的戴楠被母亲以“除魔”的名义,当着众功友的面活活掐死;重庆市开县天白乡工商所干部高恩诚,1998年11月6日,抱着儿子从四楼跳下,抢救无效死亡;辽宁省法轮功人员佟岩,1999年12月16日自己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用菜刀砍死在自家床上。15岁的少女江蓉,和父亲一起“传福音”,惨死在传教的路上……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邪教这个恶魔吞噬掉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美好未来,该在哪里?

  邪教残害青少年的案例不胜枚举,一起起血的教训发人深思,一幕幕悲剧让人痛心不已。作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父母,更应该加强自身抵御邪教的能力,相信科学和辛勤的劳动,经常给孩子教授一些防范和抵御邪教的相关知识。帮助孩子明辨是非,避免邪教的伤害。

【责任编辑: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