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京都评论

“精神鸦片”----法轮功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08日 15:17  作者:流星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鸦片”这个词我们大家都耳熟能详,鸦片俗称大烟,其所含主要生物碱是吗啡。鸦片对于人体来说,危害性是极大的。相对于这种实质性的鸦片而言,我们社会上也存在着另一种“精神鸦片”——法轮功。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两种鸦片的相似之处到底有多少? 

  从“治疗”入手,逐步成“瘾”。我们平时所说的鸦片,最早是用来治疗疾病,可以治疗头痛、中风,腹痛等多种疾病,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以及科技的进步,科学家们开始发行鸦片的弊端,随着吸食鸦片的增多,会让人上瘾,从而导致涕泪交横、手足无力,从而让一个好端端的人毁于一旦。与其相比,我们可以看出,法轮功作为“精神鸦片”与鸦片有着惊人的相似度。法轮功组织最开始打着练功强身、治病救人的言论,逐步走进了很多人的生活里。人们最开始对其并不了解,只是当做强身健体的气功来习练,在练习中,教主不断的自我神话,散发迷信邪说,蛊惑控制练功成员,让他们逐渐成为了自己的忠实追随者,从强身变成了毒瘾,以致于不能自拔,从而造成了不可想象的后果。 

  摧毁神经免疫系统,让人是去理智。在正常情况下,人体内有恒量的产生于人体内部的鸦片样物质作用于人体内的一种被称为受体的东西。在医学上称为“内源性阿片样物质”和“阿片受体”。与前者对应,从外部摄入的阿片类物质被称为“外源性阿片样物质”。鸦片就是这样一个外源性阿片物质,当对其长期食用后,会摧毁人们的神经系统,让免疫系统紊乱,从而让人上瘾,严重的导致死亡。与其相比,我们可以看出,“精神鸦片”的传播途径也是如此。他们首先选定传播对象,大多都是对一些文化程度低、退休在家没事干的人员、在家庭、工作、学业上遇到困难或打击的人群下手,这些人在最开始听到法轮功的言论时都有着自身的免疫,都是在迷信和科学之间做着思想斗争,但是,随着法轮功练习者和传播者不断的宣传和拉拢,用迷信的语言告诉人们要相信教主,科学都是骗人的,得病不要去医院等等,让这种外源性的鸦片越来越多,最终让这些人是去了免疫,丧失了理智,让他们的人生道路走向了无尽的深渊。 

  两种鸦片都是让人走向死亡之路。当人吸食鸦片后,可以初致欣快感、无法集中精神、产生梦幻现象,导致高度心理及生理依赖性,长期使用后停止则会发生渴求药物、不安、流泪、流汗等戒断症;过量使用造成急性中毒,症状包括昏迷、呼吸抑制、低血压、瞳孔变小,严重的引起呼吸抑止致人死亡。法轮功也是如此,就拿练习者郝慧君和陈果来讲,当时两人在所谓的“法轮大法”的煽动下,犹如吸食了精神鸦片般,肆无忌惮的在天安门广场上摧毁着自己的身体,直到他们在被救治的过程中,还是执迷不悟,用禁食的方式和医生做抗争。而如今的这对母女生活在一套简单的公寓内,俩人均失去了双手、落下了永久的残疾,面部由于植皮变得难以分辨,他们没有耳朵、鼻子和嘴唇,在他们居住的房间内,没有一面镜子。这副精神鸦片,既毁了一个家庭,也毁了一个孩子的前程。 

  在李洪志“圆满”、“飞升”等歪理邪说的蛊惑下,一些法轮功弟子自杀、自残,酿成一幕幕人间悲剧,不仅让自己离开人世,还迫害了亲人,破坏了自己的家庭。 

  天津市“法轮功”练习者李春香,有病不看,以为练“功”就能治好病。痴迷后精神恍惚,一心追求“成佛”、“圆满”,对丈夫不闻不问,对子女漠不关心,与家人如同陌路,最后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 

  陈荣生活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因奶奶生病,为了治病家里开始练起了法轮功,而且全家也参与了进去,直至奶奶去世,她的母亲仍然执迷不悟,始终相信“大法”是好的,最终执迷不悟的妈妈也病倒了,全家就靠她的父亲支撑,就这样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就被法轮功所迫害,从此支离破碎,无法再团圆。 

  梅传军,36岁,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讲师。2005年,在其大哥的影响下开始习练"法轮功",并沉迷其中,并鼓动包括母亲、妻子、年仅五岁的儿子在内的多名亲友共同修炼,所中之毒不可谓不深。后来,梅传军及亲友在反邪教志愿者的不懈帮助下,彻底醒悟。表示再也不会练习法轮功了。也正是这些反邪教志愿者们,挽救了梅传军,挽救了他的家庭。 

  像这样鲜活的例子比比皆是。通过“精神鸦片”与真实鸦片的对比中,我们可以深深的感受到法轮功的可怕,李洪志打着“真、善、美”的幌子,自称自己为神,通过欺骗、洗脑、混淆视听等方式,编造出了“法轮大法”这一剂“精神鸦片”,并假借宗教、气功之名对他的精神鸦片进行包装,通过洗脑的方式,让更多的人吸食这种鸦片,从而摧毁他们的精神,以达到个人敛财、破坏社会的目的。我们大家应该时刻警醒,用理智的思维坚决抵制。 

  “崇尚科学,反对邪教”,这个说法很好,说到了点子上。讲究科学就是破除了迷信。减少了迷信,邪教就没了生存土壤。我觉得所为邪教,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聚集、组织、利用一些无知群众,他们编造谎话、进行伪装以售其奸,进而达到其目的。邪教存在重要的社会基础就是:邪教需要迷信盛行的土壤,无知群众的特点就是迷信、轻信。全社会需要崇尚科学、识破伪科学,理性思考、破除迷信,从而根绝邪教。 

  我相信,鸦片战争固然艰难,但最终我们必将取得胜利。

【责任编辑: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