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人文旅游

初冬,我想在婺源篁岭出售阳光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6日 19:18  作者:陆建华摄影  文章来源:搜狐网  [纠错]

  对一方山水的热爱,也许可以用一组数字来代替。从上月中旬起的一月内,我先后三次来到江西婺源篁岭拍摄,因为,我喜爱这里的阳光。

  第一次到篁岭,已是立冬时令,村口的千年古枫还是绿油油的树冠,丝毫没有霜打过的迹象。篁岭古村的人告诉我,今年秋季的气温偏高,雨水也多,那古枫树叶来不及变红。第二次到篁岭时,虽说已经是农历小雪节气过后,但千年古枫的树叶只是稍微变得暗黄。等到大雪节气过后,我第三次踏上篁岭,才见到古枫的树叶开始红了。

  篁岭是一个仅五百米高的江南丘陵,因从前山上盛产篁竹,故而称之为“篁岭”。篁岭古村依山而建,是一座已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徽派古村落。历史上,婺源地区曾属徽州管辖,到了近代,婺源才划入江西省,所以整个婺源地区深受徽州文化的影响。

  篁岭古村的民居,大都是白墙黛瓦和高耸的马头墙,每户人家的大门口必有一条石板路。因为建在山坡上,几乎从每户的人家的二楼推开后门,便能进入到另一条石板路上,整个篁岭古村,便是由蜿蜒的石板路串联起来的。

  篁岭的居民房,基本都是朝南设计建造。朝南,一是风水好,二是能解决村民采光和通风。在这处地无三尺平的丘陵地区,朝南的房屋,通常能从早上太阳升起,一直照耀到夕阳下山。因为在篁岭,村民利用自家的房屋屋顶,晾晒农作物,便成为一种习惯,以致形成今天热闹的晒秋场景。

  或许,在篁岭,最不缺的东西就是阳光。我三次到篁岭时,远在山下时,还是乌云密布的天气,但一旦上到篁岭的山上,瞬间就能转为大晴天。初冬的暖阳,总是给人一种极其温暖的感觉,通常中午阳光下的气温,在15度以上,沿着篁岭天街走一圈,竟能让人身上冒汗。

  天气晴朗的日子,也是篁岭人家晒秋的好时节。每天早晨,村上的大妈就会把盛满红辣椒、黄菊花、黄玉米等农作物的竹匾,摆放在晒秋架上,等太阳从石耳山顶坠落时,又会把竹匾收回房内。这种朝晒暮收的景象,让每一个来篁岭旅游的人,体验到独特的篁岭晒秋韵味。

  于是,在篁岭每天都在上映着这样一幕晒秋大戏:当冬日的阳光,抹上古村的民居、树丛时,红与黄组成的晒秋竹匾,就成为篁岭一道标志性的景观。只是这个初冬,晒秋还有红艳艳的古枫树作陪。

  在篁岭村的下方,是一片村民们引以自豪的古树林。那里有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千年红豆杉,有树干需三五人合抱的古枫树,有高达二三十米的古银杏树。几乎每一棵树木,都是国宝级的珍贵苗木。古树林间修缮一条供游客观光的步行道,当秋叶落满步行道时,游人从上面走过,如同踩上一条天然的金黄色地毯。

  我曾问过篁岭的村民,为什么我每次到篁岭,都能遇上好天气,都会被冬日的暖阳所融化。村民会笑着告诉我,那是因为篁岭古村的风水好。原来,当初篁岭古村初建时,村上请来了风水大师,大师建议在村的下面修一道水口,把从山上流淌下来的泉水筑坝围栏,蓄水才能有财有势。村民听从了大师的意见,在古树林的下方修建了一处拦水的堤坝,自此,篁岭古村便进入了兴旺的时期。

  传说也好,风水也好,只是寄托了篁岭古村的村民,世世代代一种美好的愿望。篁岭古村之所以能有今天,与其村上优越的自然环境分不开。古村所在的山崖口,均是朝南,常年日照充沛。而山崖下的梯田,因都是深达数十米的沃土,用当地农民的话说:种植什么就能收获什么。于是一代又一代篁岭人,冬种油菜夏种稻,到了每年的秋天,当庄稼喜获丰收的时候,晒秋,便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晒秋的前提条件,自然是要求有阳光。地处石耳山脉的篁岭,每年的秋冬季,便要进入干燥的少雨时间段,虽说在岁寒年末,如果遇到北方的强冷空气,篁岭的山头也会洋洋洒洒地飘起冬雪,但依旧掩盖不住冬日的暖阳,在这处每天平均日照达八小时以上的山村,冬日的暖阳,恐怕是村民们最奢侈的冬季礼物了。

  每天清晨,当太阳从石耳山的东边冉冉升起,当第一缕光芒投射到古村的屋檐,最先忙碌起来的是村民晒秋的身影。这个晒秋动作没有激情的号子,没有统一的指令,却有着跟太阳的光芒几乎同步的节奏。

  每天中午,大妈们会一个竹匾一个竹匾地去翻搅晾晒的农作物,如果连续晒了几个太阳,便会把已经晒好的农作物装进储藏容器,或送去山下交易,或留存着作为来年的口粮。空出来的竹匾,很快就会有新的需要晾晒的品种替代,周而复始,日复一日,篁岭晒秋,似乎成为一道无法切割的风景,让任何时候来篁岭的人,都能有一道最视觉的盛宴。

  每天傍晚,篁岭古村便会归于山村的宁静,大多数游客会下山去了,留下来的,都是选择住在篁岭美宿的客人。当夕阳收回最后一道金色的光芒,晒秋人家便又开始忙碌开来。家家户户的屋檐、晒架上的竹匾,在夕阳的余晖里慢慢撤走,留下的是伸向屋外空中的木制晒架。犹如一排排五线谱的条纹,只是少了那跳跃的音符吧了。村民的晒秋架后,基本都是开阔的阁楼,撤回的竹匾,用一根齐腰高的木头支撑一下,竹匾就凌空架在在阁楼上。第二天一早,踢开木头,推出竹匾,晒秋的过程就这样轻易完成。

  游走在篁岭,你不得不佩服村民们的晒秋智慧,这种向室外借空间,向蓝天借阳光,拓展生存空间的做法,如果不是长年积累,或许真的让人无法想象。

  也许我也得跟篁岭古村的村民学一招,在这个需要逃避雾霾的冬季,来的空气和阳光全是一流的篁岭,向天借一捧阳光,封存于时光宝瓶内。因为我想给你出售篁岭的阳光。

【责任编辑:白桦林】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