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人文旅游

花开了蝴蝶来了,滋养在花乡茶谷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28日 16:30  作者:简安然  文章来源:搜狐网  [纠错]

  “蝴蝶来了,那些漂亮的蝴蝶都来了,昨天还只几只;今天巳经一群,像诗人的废话,东一句、西一句,落在花上。蝴蝶几时来的,是孤单地来的,还是甜蜜着来的,反正都来了;这个夏天尽管热得冒烟,但蝴蝶的翅膀还是扇动着,香风袭人”种茶人张隽《蝴蝶来了》。武汉市作家协会第十五届长篇小说笔会作家写花乡茶谷作品分享第十篇----《滋养在花乡茶谷》。

  滋养在花乡茶谷(作者:邓运华)

  滋养这个词,我已有多年不曾用上。然而自从入住花乡茶谷,我就越来越觉得唯有这两个字,才能高度概括方方面面的感受。

  我想,首先我得把对花乡茶谷的赞美词调到最低等级——养眼。是的,每一个来过甚至路过这里的人,都不可避免被这两字砸中,因为任何一双眼睛都绕不过这里的群山怀抱和山水相依,以及蓝天白云下湖光山色的相映成趣。但这只是远观而已。近看最好是随兴所至的步行,你会发现不管到哪儿,各色花儿都会与你结伴:素净洁白的栀子花,五彩斑斓的格桑花,翩若紫蝶的鸢尾花,娇艳欲滴的月季花……什么叫花乡,你一走便知。

  如果用几棵百年梧桐担任形象大使,我感觉颇合心意。它们矗立在会议楼前,每棵树冠足有篮球场大,几个篮球场挽手搭肩,霸占了半个苍穹。站在树下凉风习习,不知名的花香沁入脾肺,精神也会为之一振。倘若信步走入一条上山之路,你会发现一路都是葱茏树木与繁花点缀,路的两旁则是青翠欲滴的茶园,当然也不乏山蘑菇、野兔、雉之类的惊喜。

  关于茶园,哪怕用尽溢美之辞,甚至搜遍唐诗宋词,也无法表达它的诸多美好。唯有放松身心漫步其间,方能领略山谷之幽,遍野之绿,沁脾之芳,体验现实版的绿野仙踪。然而这一畦畦茶树间,体虚者却是不宜过久逗留。我们一位女文友漫步茶园,突然觉得晕乎乎的,出园后方才正常。前天她提前回去,到家后发微信说再次出现那种晕乎乎的感觉。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初次发晕是因为初入茶园不适引起醉氧,到城市后却由于缺氧而头晕……

  倘若你想在听觉方面有所惊喜,这里也绝不会让你失望。你首先听到的将是幽静,没错,虽然字面上有点怪怪的,但你确实听不到车辆的呼啸声,听不到闹市的喧哗声,听不到上下级间的冰冷对话声,也听不到如影相随的念念碎。然而你再细心倾听——布谷,布谷,这是天空飘来的鸟叫;知了,知了,这是是林间落下的蝉鸣。

  如果运气好,你还遇上茶艺活动,身着唐装的婀娜少女或横笛独奏,或手抚古筝,仙乐飘飘,清风徐来,你会感觉渐渐羽化成一只脱离凡尘的鸟儿。

  除了山水自然,我不得不说说这里的人文。花乡茶谷本是一位诗人创办,文人雅致无不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湖面遇诗桥本已是如诗如画,桥廊上又雕刻杜牧王维等的名诗名作,真是应了一步一景、三步一诗。

  你走进大厅抑或客房,墙上悬挂的书画作品会让你眼前一亮,一些名家之作更适合你细细揣摩。再看取名,“茶工坊”已赋予制茶车间种种诗意,将饭厅取名“乡味”,将住宿楼叫作“山居”,就连储物间都美其名曰“草木间”,所有这些无不透露人文匠心,也成为我们创作的精神之源。

【责任编辑:白桦林】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