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学说

【原创】错、错、错!陆游到底错在哪里?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4日 09:48  作者:西山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陆游和唐婉凄美的爱情故事,千古传诵,感动了无数的有情人。一起留传下来的还有陆游那首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词的上阙,诗人一连串喊出三个字:“错,错,错!”心中的怨、心中的悔,让人读起来,能感受到强烈的沉痛。然而诗人到底错在哪里呢?是个人的软弱?还是家长的专制呢?真的说不清,也不要说清,反正诗人一口咬定就是错了,留给后人去慢慢咀嚼。时隔千年之后,让我们再重新品味这场爱情的悲剧,用今人的眼光审视这一切,感觉陆游真的错了,而且真的错了三次。

   

  深爱了,就不要再分开

  陆游和唐婉是表兄妹,两人青梅竹马,情愫暗生,成年之后结为夫妇,琴瑟和谐,情真意笃,非常恩爱。但这美满的一切,被陆游的母亲打破了。她以“陆游婚后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唐婉婚后不能生育,误了宗祀香火”为由,逼迫儿子休妻。挥刀断情,对于自己深受的女人,自然是千难万难,但陆游是孝子,虽然痛不欲生,最终还是向母亲妥协,休了发妻,另娶他人。这是陆游一生最大的错,陆游和唐婉的确是真心相爱,在那个牵了手就是一辈子的年代,他能有幸娶到像唐婉这样温柔多情、美丽贤惠而又和他琴瑟和谐的妻子真是幸运。婚后两人恩恩爱爱、如漆似胶,可谓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既然如此恩爱,身为男儿,他应该珍惜爱情,应该保护自己深爱的女人。就不能辜负她,更不能伤害她?怎么可以一纸休书放在唐婉面前,这无疑是把唐婉逼上绝境,让唐婉从此如何做人?也许这样要求陆游,太为难诗人了。可是自古以来,为了真爱,有许多人会誓死捍卫: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敢于私奔;刘兰芝和焦仲卿可以双双殉情。“亘古男儿一放翁”,怎么就不能呵护真心深爱的唐婉?这是陆游的错,确实是他的错,对他自己的所做,他比谁都悔恨!

   

  分手了,就不要再相逢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心情郁闷的陆游,又一次来到沈园,这是他和唐婉以前常来春游的地方。这里杨柳依依,池璧荫浓,院子里有个小凉亭,曾经他俩在这里举杯小酌。这里有太多的回忆,有太多昔日的甜蜜。可如今,草木依旧,人事皆非。心情郁闷的陆游,在春天里来到这里,不期而遇到唐婉。虽然有些意外,但其实这何尝不是陆游心中所盼,也何尝不是唐婉一直渴望的相遇。毕竟分手十年,虽然各自成家,但心上的人,从没有放下过。

  当陆游百无聊赖地走在沈园的小路上,他多么希望能看到唐婉浅笑盈盈、眉眼如画、袅袅娜娜,深情款款走来。这一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真的是唐婉来了!四目相对,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时光与目光似乎凝固了,万种滋味掠上两人的心头……

   

  然而,对于深深相爱,而又不得不分开的人来说,一旦分开,就说明还有比这种爱更重要的,爱已经不是唯一。人们常说故旧不宜相逢,又说相见不如怀念,除了怕勾起往日的回忆外,就是不愿意将平静的湖水再激起千层浪。再次相逢是令人难堪的,春光还和过去一样美好,而伊人却红消香减不堪憔悴。此时的唐婉,已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使唐婉饱受到创伤的心灵已渐渐平复,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感情苗芽。这时与陆游的不期而遇,无疑将唐婉已经尘封的心灵重新打开,就意味着又一次撕裂了她的伤口……

  这次相逢是残忍的,也是错误的。

  相逢了,就不要再断肠

  沈园相逢,陆游目送爱人随他人别去,消失在绿柳深处,心如刀割,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他失落得无法自持,就独自停留在一石桌前发呆。此时唐婉托人送来了陆游爱吃的菜肴和最爱喝的黄滕酒。失去方知珍贵,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面对唐婉的关爱与温情,想起昔日夫妻间的恩爱与深情,陆游内心深处的情思不由得喷涌而出。陆游的心都要碎了,昨日情梦,昨日的欢愉;今日痴怨,别离的相思,尽在心头,登时感到万箭穿心,感慨万端,于是提笔在粉壁上题了一阙《钗头凤·红酥手》:“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依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年轻的诗人,满腔愤懑,书毕,一掷柔毫,早已泣不成声,肝肠寸断。

   

  回到家中的唐婉,再也无法平静。听到的每一句仿佛都是他在说话,看到的每一处景都是他。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怀着一种莫名的憧憬,思念表哥的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寻找昨日相逢时表哥的影子。当看见陆游的题词时,唐婉一双哀怨的泪眼深情地凝视着,一字一句如杜鹃啼血,字字戳心。她反复吟诵,不由得泪流满面、柔肠百转、悲痛欲绝!万般酸楚的唐婉和作一首,题在陆游的词后,这就是《钗头凤·世情薄》:“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里,唐婉的悲歌更显得份外凄凉。世情如纸,人情险恶,凄风寒雨,花开几何?唐婉最终在这场相遇不久之后,抑郁而终,把那无尽的思念和痛楚留给了陆游。

  陆游,既然已经分手了,真的不必再相逢。相逢了,就更不能这样让情感任性地宣泄。你洒下的悲伤、悔恨和深切的怀念,每一字,每一句都会像利刃,时时轻轻的割裂一个女人的伤口。这种无言的疼,让她何以承受?也许死是一种解脱。陆游,你的爱,你的痴,葬送了一个多情的女子。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已经错、错、错了,你就该莫、莫、莫啊!一首词,你毁灭了美人。

  一生幽梦寄沈园

  在以后几十年的风雨生源中,诗人无论是北上抗日,还是转川蜀任职,他始终无法排遣对唐婉的眷恋之情。这段情也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漶漫无存,反而更加刻骨铭心、长留心中。唐婉的离逝,沈园成了陆游永远的痛。在以后的日子,他多次来到沈园,将相思写成一首首关于沈园的词章中,用一首首诗词留下了一座让后世之人凭吊内心爱情的沈园。

  63岁,触景生情,写道:“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67岁,当他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留下了:“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的感慨。

  75岁,行动不便的陆游,移住在沈园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经常于沈园踽踽独行,追忆着深印在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不觉悲从中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他情愿从此常留沈园,哪怕成为一抔尘土,只因为沈园,有他的相思,有他化为池水的美人。“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81岁高龄之时,竟还夜来梦游沈园,作下两首七绝。一首是:“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另一首是:“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85岁的陆游再一次走进了沈园。这一次,他是与沈园来道别的。他写下最后一首关于沈园的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不久,陆游带着深深的眷恋,溘然辞世了。

  陆游对表妹唐婉的感情到了八十多岁仍是一往情深,让人潸然泪下。唐婉,你终究是幸运的,你遇到的不是轻薄之人,虽然他有错,但他不是寡情之人。他用一生的思念偿还了你的寂寞而终。他为你写诗,追悔他的无奈与相思,忏悔他的错误与软弱。

【责任编辑:齐济】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