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学说

【原创】他给了王昌龄个交代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3日 10:33  作者:雅风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用在唐朝肃宗至德年间濠州刺史闾丘晓身上实在是再灵验不过了。他活活被张镐乱棍打死,可以说是一报还一报的典型案例。

  史料记载:闾丘晓“素傲很”(《资治通鉴》),“素愎戾,驭下少恩,好独任己”(《旧唐书·张镐传》)。可见他是个自以为是、待人苛刻的卑鄙小人,一个滥杀无辜的刽子手。被他害死的人就有大名鼎鼎的诗人王昌龄。

  王昌龄在唐朝诗坛可谓是重量级的诗人,他的诗“奇句俊格,惊耳骇目”(《唐才子传》),尤其是他的七绝,他的边塞诗,连李白、孟浩然这样的超级诗人都对他顶礼膜拜,有“诗家夫子”和 “七绝圣手”之誉。可怜他运气不佳摊上了闾丘晓这个“上司”,一生悲催也就在所难免了。

  王昌龄(698—756年),长安人(有说太原人),开元十五年(727年)进士,历任汜水尉、秘书省校书郎、江宁

  十五年丞等职。但是,王昌龄“不护细行”(《唐才子传》),不注意小节,屡遭诽谤,屡遭贬谪,后半生飘零。

  龙标尉是王昌龄最后的职务,龙标县,即今贵州省锦屏县隆里乡,原名龙檦县,唐武德七年改名龙标县,因龙标山得名。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安史之乱爆发,叛军从范阳(今北京)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很快就攻占了洛阳,逼近长安。在战乱中,大批百姓流离失所,身陷水深火热之中。王昌龄闻讯后,毅然弃官,“以刀火之际,归乡里”,准备照顾年迈的老母亲。可怜王昌龄一片孝心,却“为刺史闾丘晓所忌而杀”(《唐才子传》)。

  一个“忌”字,足见闾丘晓对王昌龄的怨恨和不满。按说王昌龄与闾丘晓在政治上并无过节,向来秋毫不犯,为何遭到闾丘晓的忌恨?既然不是政治上的纠葛,也就只能是文学上的忌恨了。翻阅《全唐诗》,你会发现收录有王昌龄七十多首脍炙人口的诗作,而仅收录了闾丘晓一首诗。闾丘晓这首《夜渡江》,或许能从侧面解释王昌龄“为刺史闾丘晓所忌而杀”。 且看闾丘晓的《夜渡江》:“舟人自相报,落日下芳潭。夜火连淮市,春风满客帆。水穷沧海畔,路尽小南山。且喜乡园近,言荣意未甘”。拙劣,拼凑,毫无意境可言,而且一口大白话,更像是打油诗。同样是写夜景,我们来欣赏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首送别诗,构思新颖,即景生情,寓情于景,含蓄蕴藉,既道出送别友人时的孤寂之情,又表达自己开朗胸怀和坚强性格,全诗自然洒脱,朗朗上口,韵味无穷。

  这可不是闾丘晓这个蹩脚诗人所能及的。偏偏闾丘晓是个“素傲很”“素愎戾”的小肚鸡肠的家伙,见不得王昌龄的名气比他大,诗才比他高,能不忌恨王昌龄这位名声大噪却饱受颠簸的诗人吗?王昌龄弃官不做,擅自返乡,固然有错,但那是在战乱这一特殊情况下的孝心表现,可能就是这一点,被闾丘晓抓住了把柄。闾丘晓这个蹩脚文人中的嫉妒小人,嫉妒小人中的蹩脚文人,昧着良心跨着行政区域处死了王昌龄。

   

  王昌龄死了,时年六十岁,留下了无依无靠的老母;而闾丘晓依然做着刺史,逍遥于世。不过,他也没逍遥多长时间,因为张镐这个猛人要了他的狗命。

  话说时间来到至德二年(757年)十月,叛军围困河南睢阳,河南节度使张镐传奉命都统淮南等道诸军,檄令闾丘晓引兵出救,闾丘晓无视军令,瞻前顾后,逗留不进。睢阳失陷后,张镐大怒,立即将闾丘晓拿下,准备将其斩首。临刑前,闾丘晓苦苦哀求,称家有老母,无人赡养,请求张镐念其孝心,免其死罪。

  张镐为人正直,眼里容不下沙子,见闾丘晓求饶,怒怼其九个字,“王昌龄之亲,欲与谁养”(《新唐书·王昌龄传》)。听完这话,闾丘晓哑口无言,当初他杀害王昌龄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王昌龄的老母也需要人赡养呢?

  张镐将闾丘晓乱棍打死,也算是给王昌龄这位大诗人被忌所杀一个交代了。

【责任编辑:齐济】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