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学说

【原创】郭子仪:权倾天下而朝不忌 功盖一世而上不疑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3日 10:36  作者:黄佐鸿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中国自古有功高盖主之说,而唐朝有位名将,他出将入相三十余年,先后经历了七朝皇帝,一生辅佐唐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位皇帝,是名副其实的四朝元老。他被尊为“尚父”,八子七婿都身居要职,麾下数十名部将封王晋侯,获赐的良田房产自己都搞不清有多少,最后以85岁高龄辞世,称得上“富贵寿考,哀荣终始。”后人评价他“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世而上不疑,侈穷人欲而议者不之贬。”他就是被唐德宗谥为“忠武”封号的名将郭子仪。

   

  郭子仪传奇而又辉煌的一生,起始于武则天时期的武举第一名。武则天当权时期,在科举制度的基础上,设立了武科,用以选拔人才,来充实军队,稳定边防。郭子仪参加了武举考试,夺得头筹!可以说郭子仪是天生的将帅之才。

  郭子仪一生在军事上屡建奇功。安史之乱暴发后,郭子仪临危受命,出任朔方节度使,率大唐军队收复了河北、河东等被叛军占领的地区,被封为兵部尚书之职。安史之乱平息之后,回纥和吐蕃两族的首领同时叛变。两股合计二十万大军向唐都长安进攻,一路势如破竹,打到了长安北边的泾阳。郭子仪正在泾阳镇守,但他只有两万多军队,与敌军人数差距太大。在兵临城下的危急时刻,郭子仪认为众寡不敌,难以力胜,想到当年与回纥交情甚厚,打算说服回纥掉转枪口,共击吐蕃。使者到了回纥营中,对方根本不信,说:郭公真在这儿吗,那就见上一面吧!郭子仪便要出城相见,部下纷纷劝阻。郭子仪道:“敌军是我们的几十倍,我们无法抵敌,我要用诚意感动他们。”郭子仪率几十名骑兵出城,面见回纥首领道:“我们曾一起共患难,怎么如今把这交情给忘了?” 回纥人原以为郭子仪去世,代宗驾崩,才与吐蕃军联合进犯。但见郭子仪还活着,回纥人都放下兵器下马跪拜,并道:“果然是我们的父辈。”郭子仪就喊他们一起喝酒,送绸缎结交,发誓和以前一样友好,接着说道:“吐蕃本是与大唐和亲的国家,无端侵略,是不认亲人。吐蕃的马牛布满几百里地,诸位如果反戈攻击吐蕃,就如同拾取一样,这是上天的恩赐,不能失去良机。况且逐走异族获取实利,和我国继续友好,不是一举两得吗?”回纥人听后,答应退兵。

  吐蕃军见郭子仪与回纥来往,心中猜疑,连夜退走。郭子仪派部将白元光率领唐军与回纥军队追击,自己率军跟随其后,在灵台西原(今甘肃泾川境)大破吐蕃十万军队,斩首级五万,生擒万人,将吐蕃劫掠的人口全都夺回,还夺取了吐蕃的牛羊驼马绵延三百里不绝。

   

  郭子仪一生宠辱不惊,为人处事恢弘大度,不结私仇。一次郭子仪在外征战时,他父亲的坟墓被人盗掘,虽没有证据证明是大宦官鱼朝恩所为,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鱼朝恩。鱼朝恩是肃完的太监,权倾朝野。当郭子仪率军得胜还朝时,朝中君臣心中都惴惴不安,都担心郭子仪会因此事谋反或要挟朝廷。作为手握重兵的郭子仪受到这种奇耻大辱,他不但没有追究此事,反而自责的对众人道“我率领军队以久,不能禁止士兵挖别人的祖坟,今日之事可能是遭道了天遣,而非人为”,一席话令大唐君臣无限感动。

  大将李光弼与郭子仪同为唐朝名将,他对郭子仪是羡慕嫉妒恨,在平定安史之乱的一场战役中,李光弼没有尽到友军的职责,致使此战失利,但是郭子仪以大局为重,把责任全部承担了下来,这令李光弼心悦诚服。在以后的作战中,他积极配合郭子仪,使安史之乱最终被平定了。郭子仪以大局为重,忠于朝廷,也非常宽待别人,也为自己立德立威立名。

  郭子仪严格教育子女,留下许多佳话。他的三儿子郭晞曾驻守邠州,郭晞手下有17个士兵酗酒闹事,还拔刀刺伤了饭店主人,当地官员段秀实不徇情面,将这17个士兵就地正法,段秀实还独闯郭晞军营,当面教训郭晞,“郭令公功劳盖世,人人敬仰,你作为他的儿子,却纵容士兵横行不法,胡作非为,这样下去,郭家的功名就全坏在你的手里啦!”郭晞十分惭愧,向段秀实诚恳致谢,认为这是对自己的关怀和爱护,他不准军士为难段秀实,设宴接待段秀实并将其留在军营里过夜,郭晞亲自为他整夜站岗放哨,以防歹人加害。儿子郭晞为将如此,实在应归功于郭子仪夫妇的良好教育。

  郭子仪的第六子郭暧是唐代宗的驸马,迎娶了升平公主。公元767年,郭子仪大寿,在寿礼上升平公主因自己是金枝玉叶,不愿向郭子仪下拜,郭暧情急之下打了公主一掌,并口不择言道“我父亲只是不想当皇帝,如果他想当随时都可以当皇帝”,还把公主骂回了皇宫。郭子仪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他把郭暧囚禁了起来,等待唐代宗的发落,唐代宗深知郭子仪是忠君爱国的良臣,也就没有为难郭子仪,反而把公主送回郭府,并宽慰郭子仪道“俗话说,不痴不聋,不作家翁,人家小两口在私房吵嘴,咱们当亲家的怎能当真”,一场弥天大祸就这样平息了。当然,郭子仪为人谨慎、低调,在这件事上,他把皇帝摆到贤君的位子上,硬是堵住了皇帝的嘴巴,这种智慧,一般人怕是没有。

   

  郭了仪一生只所以功高震主而主不疑,是因为他的忠心。像历代的名将一样,郭子仪也经常遭到来自朝廷权臣的猜忌和谗言,有人屡次诬告他拥兵自重,唐肃宗也因此几次急诏他回京。与其他节度使抗命不行的态度相反,郭子仪只要接到诏书,每次都是马上移交兵权,随来使启程回京。郭子仪曾推荐了一名县官人选,但朝廷没批准。幕僚们很不满,在他面前挑事:以您的名望和功劳,连个县令也安排不了,那些宰相真是太不懂事!

  郭子仪听说后却不以为然道:现在是乱世,武将们大多跋扈,朝廷常常不得已屈从他们的要求,这是因为朝廷对他们的疑忌。现在我的请求被驳回,说明皇上视我为心腹,是对我的信任啊,没把我当那些武将们一般看待啊!据说清乾隆皇帝读唐史读到这段时,深有感触地说:自古大臣出将入相,为国安危者,必有忠诚之德,经世之才……汉之孔明,唐之子仪,信其人也。

  建元二年(公元781年),八十五岁的郭子仪去世了,陪葬建陵(唐肃宗李亨墓,今陕西礼泉县),唐德宗亲往安福门哭送,赐谥号 “忠武”,按照礼仪制度,郭子仪的墓葬应有一丈八尺的高度,朝廷特意将墓葬再增高十尺,以彰显郭子仪的盖世功勋。

【责任编辑:齐济】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