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文史学说

【原创】张无忌忘记招式学太极,并非败笔,而是向经典致敬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4日 15:34  作者:红掌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金庸名著《倚天屠龙记》中的一个桥段,流传极广,争议也很大,就是张三丰在武当山当着敌人的面教张无忌太极剑那段。

  “只听张三丰问道:‘孩儿,你看清楚了没有?’张无忌道:‘看清楚了。’张三丰道: ‘都记得了没有?’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小半。’张三丰道:‘好,那也难为了你。你自己去想想罢。’张无忌低头默想。过了一会,张三丰问道:‘现下怎样了?’张无忌道: ‘已忘记了一大半。’

  周颠失声叫道:‘糟糕!越来越忘记得多了。张真人,你这路剑法很是深奥,看一遍怎能记得?请你再使一遍给我们教主瞧瞧罢。’

  张三丰微笑道:‘好,我再使一遍。’提剑出招,演将起来。众人只看了数招,心下大奇,原来第二次所使,和第一次使的竟然没一招相同。周颠叫道:‘糟糕,糟糕!这可更加叫人胡涂啦。’张三丰画剑成圈,问道:‘孩儿,怎样啦?’张无忌道:‘还有三招没忘记。’张三丰点点头,收剑归座。

  张无忌在殿上缓缓踱了一个圈子,沉思半晌,又缓缓踱了半个圈子,抬起头来,满脸喜色,叫道:‘这我可全忘了,忘得干干净净的了。’张三丰道:‘不坏不坏!忘得真快,你这就请八臂神剑指教罢!’”

  流传广是因为故事有意思,各版本的《倚天》影视剧都采用了,只是有的用在教太极拳上。

   

  争议大是因为祖孙二人十多年未见,上次见面相处时间也不长,且张无忌在伤病中,二人的感情自然极深极好,但却未必有什么默契。张无忌怎么知道张三丰是要他忘记招式?正常人该是努力记忆吧。所以此处不合常理,过分追求新奇和视觉效果,是金庸为报纸销量而取悦观众的败笔。殊不知这段故事合情合理,与前文呼应,并向经典致敬,是神来之笔。

  这里引用一段《庄子·大宗师》的译文。

  “颜回说:‘我进步了。’孔子问道:‘你的进步指的是什么?’颜回说:‘我已经忘却仁义了。’孔子说:‘好哇,不过还不够。’过了几天颜回再次拜见孔子,说:‘我又进步了。’孔子问:‘你的进步指的是什么?’颜回说:‘我忘却礼乐了。’孔子说:‘好哇,不过还不够。’过了几天颜回又再次拜见孔子,说:‘我又进步了。’孔子问:‘你的进步指的是什么?’颜回说:‘我‘坐忘’了’。孔子惊奇不安地问:‘什么叫‘坐忘’?’颜回答道:‘毁废了强健的肢体,退除了灵敏的听觉和清晰的视力,脱离了身躯并抛弃了智慧,从而与大道浑同相通为一体,这就叫静坐心空物我两忘的‘坐忘’。’孔子说:‘与万物同一就没有偏好,顺应变化就不执滞常理。你果真成了贤人啊!我作为老师也希望能跟随学习而步你的后尘。’”

  是不是很相似?孔子并没有要颜回忘记什么,但颜回却一直持续失忆,越忘越多。如果张三丰和张无忌都知道这篇文章,并明白其中的道理,达到学剑时的默契是不是就很正常了?

  那么他么二人是否知道这篇文章呢,要从另外一个人或者说两个人入手了,就是张无忌的父母,其实《庄子》就是殷素素的撩汉神器。在王盘山岛上,殷素素一直用庄子中的语句与张翠山交谈,逐渐取得其好感,书中写道:“《庄子》是道家修真之士所必读,张翠山在武当山时,张三丰也常拿来跟他们师兄弟讲解。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突然在这当儿发此感慨,实大出于他意料之外。”张翠山在武当七侠中的特点是“文武双全”,自然是熟读甚至可以背诵《庄子》的,而张三丰能给这样的学霸讲解《庄子》,领悟的只怕也不浅。张翠山一家三口和谢逊在冰火岛上住了十年,张无忌的教育自然不能耽误,虽说三个成年人都很有文化,不能说以谁为主,但张翠山把自己熟练掌握的《庄子》传授给儿子也是很正常的事,以张无忌的聪明,长大后慢慢领悟,也不是难事。

  即使除去感情因素,张三丰和张无忌两个专业相同的文化人在短时间建立默契,虽然不是一定成功,但要说决不可能或者说败笔,也未免武断。

  这就是名著的魅力,十几岁字刚认全时读起来很好,以为全懂了,二十几岁经历一些事后,又有新的领悟,认为这次真懂了。随着阅历的丰富,年龄的增长,每次看都有新的感悟,却再也不敢说懂了。

  金庸先生的这个段子,小时候看是逗人发笑,年轻时愤世嫉俗看起来是哗众取宠,如今再看,却是向经典致敬,很符合道家门派的身份。

【责任编辑:齐济】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