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邪教案例

夫妻二人信“三赎”,差点成为牺牲品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15日 08:48  作者:米乐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张文生,1960年7月生人,高中文化,是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的一个农民。他的媳妇叫吴翠英,是一名朴实的家庭主妇。他们靠种菜,出租房屋,做点临时工挣钱,生活也算是踏实、稳定。直至门徒会渗透到这个家庭后,他们也险些成为邪教的牺牲品。

  1999年11月份,张文生带着媳妇到309医院看哮喘,遇见住在七王坟村的门徒会人员张淑芬,她告诉吴翠英:“看病没用,要想真正病好还得做祷告。”从此,张淑芬开始不定期的到张文生家里去。

  由于吴翠英哮喘病多年,一犯起病来什么活儿也干不了。张淑芬告诉她:“生病是犯了罪,遭受报应,只能投身天国,让耶稣亲自治疗。”并宣称:“天国是个大医院,吃药打针白花钱。”还说,“自己信了“三赎”后,过去的心脏病、腰疼病都好了。”在有病乱投医心理的作用下,吴翠英不再到医院看病,有时间便跪在地上头顶手绢做祷告,张淑芬告诉她,“以后不要叫名字,以姊妹相称。”从此吴称她为张姐。谁知道吴祷告了一年,哮喘病也不见好。张淑芬要求张文生和媳妇一起祷告,说这样病才好得快,并把《六原则》手抄本给他看,内容是“第一要忍耐,第二要和睦,三改脾气,四学好态度,五要爱人,六要在家孝父母”张文生看后认为没什么不好的,也希望媳妇的病能够早点好,也开始参加祷告、聚会等活动。因为张文生高中学历,字写得也好看,张姐让他拿复写纸抄写“义人的思想”,也就是他们学的教义《七步灵程》,每次聚会时有几个人参加拿几张复写纸抄,学习时能保证人手一册,说这也是“尽本分”,做好事,福分多了可以得到永生。再聚会时张姐要求“兄弟姐妹只能说信神后的高兴事,不能说做错的事,错事自己当时改了就行”,“对神不要有疑问,只要信,疾病就会得医治,家人就会蒙福。”以后谁也不再提自己有病的事了。

  2003年张姐让张文生做面“红十字旗”挂在墙上,意思是“早立锦旗早自由,一个检验信神是否心诚,一个检验立不立得住。(敢不敢承认自己是门徒会信徒)”并且宣扬“三赎是再来的基督,他来是最后一次拯救世人,为了救人他吃了不少苦……”“季忠杰是耶稣二次道成的肉身,就是神,能使死人复活”等,这时候张文生夫妻二人才知道他们信的不是基督教,而是门徒会,张姐是他们的执事。张姐叮嘱他们,“虔诚地祷告,向神赎罪,多传福音,让神赐福才能脱离病痛,将来得到生命的永生,不然会受到神更加严厉的惩罚。”此后,夫妻二人忙着向本村的邻居“传福音”,得到不少人的奚落,“你媳妇的病什么时候祷告好了我们再信。”张文生和媳妇认为病没有好的原因,他们的虔诚没有感动“三赎”于是更加虔诚地面向“十字旗”做祷告,多出去“传福音”。后来村里有五、六个有病的相邻经不住再三规劝,和他们一起做祷告。张文生也成了一名传教执事。张姐渐渐地不到他家里去了。

  直到2015年张文生出去办事,骑车路过七王坟村,他想顺路去看看张姐,他才知道张淑芬2014年7月因为心脏病不去医院,坚持祷告,最终去世。张文生也因家里储存大量门徒会的反宣品而被拘留。

  通过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张文生才知道门徒会不是基督教的分支,号称“三赎基督”的季忠杰也叫季三宝,于1997年底因为车祸死亡。张知道门徒会的来龙去脉以后悔恨交加,夫妻二人差点成为邪教的牺牲品。这时他才明白无论怎么虔诚祷告,媳妇的病不但没有好而且还添了糖尿病的原因,“三赎基督”就是个骗子,1995年门徒会已经被国家取缔,夫妻二人信的不是宗教而是邪教。

  后来张文生和媳妇主动上交了家里所有门徒会的“十字旗”、手抄本等邪教物品,再也不信“三赎基督”了。

【责任编辑:国立】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