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邪教案例

由范雨素想到被法轮功所毁的女人们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0日 09:18  作者:秦如风  文章来源:凯风网  [纠错]

 

  网红范雨素

  近日,一篇题为《我是范雨素》的文章爆红网络,并在微信端迅速收获“ 10 万 + ”的阅读量。爆红文章的作者名叫范雨素, 1973 年出生于湖北襄阳市襄州区打伙村,初中毕业。

  范雨素,这个女人令人肃然起敬,她历经贫困,饱尝婚姻的不幸,但没有因此而改变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虽然只是初中毕业,可是她却遍读上世纪 80 年代在她村子里能找到的小说和文学杂志。有过一段充满家暴的痛苦的婚姻,后来,独自带着两个女儿打工,尽管月薪最低时只有 1600 元,她还参加皮村“工友之家”文学小组学习写作。坚持与对生活的热爱,让她的人生变得绚丽多彩,月工资已涨到 6000 多元,而她那平实而有感染力的文章更是一夜红遍中国。赞叹之余,笔者不由得想到一个特殊的群体——那些被邪教法轮功所毁灭的女人们。

  同样是女人,范雨素能能保持一颗纯真的心,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能与两个女儿生活在一起,可是,有些女人却不幸沦为法轮功的牺牲品。

 

  掐死女儿的关淑云

  ——为“除魔”掐死女儿的关淑云。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包藏祸心地鼓吹“除魔”,把经历的“挫折”归因为受了“魔”的影响,并声称“有魔在干扰,不让你练功”“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等等。在其邪说影响下,法轮功人员将自己的亲人也视为“魔”,对亲人大开杀戒, 2002 年 4 月 22 日早上 7 时许,法轮功痴迷分子关淑云醒来后就不让女儿戴楠去上学,并对周围人说女儿戴楠身上附上了“魔”,不除掉就会贻害无穷。关淑云用双手掐戴楠的脖子,戴楠痛苦地蹬腿挣扎,关淑云却用腿压住,还让“同修”王志林等人也上前来,用力压住戴楠身上盖着的被子,制止她的挣扎。戴楠无助地对关淑云说:“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是戴楠,你杀我是犯罪的。”关淑云告诉大家这又是“魔”在说话,于是又用力掐戴楠……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戴楠已经脸色铁青,一动不动。有人想看看戴楠怎么样了,都被关淑云制止住,还说“孩子不能动,一动‘魔’就会跑出来,大家就没法升天了。”

  虎毒不食子,可是关淑云却亲手掐死了可怜的女儿,是李洪志的邪说使关淑云丧失了人性。

 

  有病不治的封莉莉

  ——被“练功祛病”害死的封莉莉。 封莉莉,一个拥有洋博士后学位的女人, 1999 年 5 月 2 日与丈夫、儿子一起在美国加入法轮功,在轮界拥有“医学博士、免疫学教授、著名生物科学家、法轮功在医学界的领军人物”等等诸多头衔。她不断为李洪志修补并证实“法理”,长期宣扬“法轮功在强身健体方面具有神奇功效”;多次撰文论证习练法轮功可以延年益寿,在轮媒上发表系列“法轮大法修炼效果的生物医学报告”。

  封莉莉在 2003 年末就发现自己患了胰腺癌,因发现尚早,她本有机会治愈,但她坚信法轮功能使其康复,拒绝任何治疗。 2006 年后,封莉莉的胰腺癌已到晚期,她每天悄悄服用大量止痛药,虽痛苦不堪,但她还和在华盛顿大学研究癌症机制的同修王彤文夸夸其谈什么法轮功是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病危期间,封莉莉希望得到李洪志的“法力”庇护,法轮功许多骨干乞求李洪志救救封莉莉,但李置之不理。北美时间 2006 年 6 月 23 日,年仅 54 岁的封莉莉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家医院凄惨死去。据说封莉莉去逝前,握着同修的手不住地流眼泪。

 

  ——被“男女双修”所毁灭的晓梅。 李洪志在《澳大利亚讲法》中说:“谁能走出情,他就是神。”受法轮功“去情”说的影响, 30 多岁的晓梅抛弃深爱自己的丈夫和女儿,离家过起了轮界生活,与一 50 多岁的男功友合租一间房子。有一天,她的那功友煞有介事对她说:“我们男女双修吧,这样可以缩短圆满的时间。”晓梅还没反应过来,男功友给她读了师父在《转法轮》及其讲法中对“男女双修”的讲述:“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我们发现现在男的女元神特别多,女的男元神特别多,正好符合现在道家所说这种阴阳反背、阴盛阳衰的天象……”晓梅感觉有点懵了,她是为禁欲于丈夫才离家出走的,而如今又要男女……这是什么事呀?晓梅没有答应,然而,那位老功友似乎看出了晓梅的心思,就劝她说:“我们都是修炼人,我们跟‘常人’不一样,‘常人’干那事是肮脏的,而我们呢,为了圆满男女双修,是伟大的。”他又给晓梅讲了某地大法弟子群修的事,说是他们男女群修后,层次上的可快了,并鼓励晓梅说:“我们俩加持双修,圆满很快就会到来。”已经无路可走的晓梅,就这样为尽早圆满,跟功友搞起了男女双修……

  丈夫不要,女儿不要,却与一个糟老头子同居,真是可悲之至!

 

  陈果母女

  ——为“圆满”而自焚的两对母女。 河南开封市的刘春玲是一个痴迷法轮功,中毒很深的女人,不仅自己长期迷恋“法轮功”,而且带动、影响了 12 岁的女儿刘思影。开封市的郝惠君,本是开封市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原本性格开朗,能歌善舞,自 1997 年练习法轮功后,渐渐变得少言寡语,痴痴呆呆,受她的影响,正在北京学习音乐的 19 岁的女儿陈果也痴迷“法轮功”。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忍无可忍”“走向圆满”等邪说影响下, 2001 年 1 月 23 日,刘春玲带着女儿跟王进东、郝惠君、刘葆荣、刘云芳等 7 人一道至天安门广场自焚。在一把邪火中,刘春玲被当场烧死,女儿刘思影也被烧成重伤不治而亡。郝惠群、陈果母女重伤之后,经医生全力抢救,捡回性命,但昔日的美丽全被烧毁,昔日的美好生活已难找回,在积水潭的医院烧伤科病床上,面目全非的陈果几乎不能说话了,看到她焦残的双手和脸部黑色的焦痂,谁都无法想象她曾是音乐学院一名弹琵琶的漂亮女孩。

  读一读范雨素的故事,再看一看上述女人们的悲剧,感慨不已:要想拥有美好的人生,一定要热爱生活,要有健康、积极的追求,面对坎坷要有定力,要坚韧;要想拥有美好的生活,一定要拒绝与邪教为伍。   

【责任编辑: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