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邪教案例

再也点燃不了的生日蜡烛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26日 10:46  作者:海涛  文章来源:凯风网  [纠错]

  又是一年六月初六,是我们蒙古族庙会活动的时间,是个吉祥的日子。但每每看到日历上的这个数字,却一次又一次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叫海涛,今年52岁,家住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父亲是蒙古族,母亲是汉族。我是家中长子,有个弟弟名叫海山,1970年6月初6出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考取市里一所大专院校,而且还是家族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父母亲高兴的不能言语,见人就夸,都以弟弟引以为豪,亲朋好友都前来祝贺。弟弟大学毕业后,顺利地分配到一家国企工作,待遇也很好,父母亲开始为弟弟张罗对象。弟弟很好强,不想早早成家,说要好好工作几年再考虑成家。于是,家里人也就不再勉强。弟弟每周未都要回家,父母亲早早就张罗饭菜还特意准备弟弟最爱吃的蒙古饺子。每到六月初六弟弟生日的那天,我都按着汉族人的习惯为弟弟买回生日蛋糕,亲自为弟弟点燃生日蜡烛,祈祷弟弟事业有成,平平安安。这个时候也是家里最开心的时刻。可是这样的生日蜡烛没能点燃几年……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情还要从1998年说起,一向恋家的弟弟,回家的次数逐渐少了。父母着急地催促我打电话问问,电话那边的弟弟总是支支吾吾,说加班,过几天就回家。我安慰父母,公司事多,弟弟忙,不要影响他的工作了。父母也就不再多问。可慢慢地我发现弟弟就是回家休息,也是早晨去公园锻炼,白天躲在家看书,与家人交流明显减少,与同学朋友交往也越来越少。感觉变了个人似的,更让人不解的是,吃完晚饭一个人常常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一晃又到了六月六弟弟生日的那天,全家照例准备好了饭菜,父母喊了一声又一声,不见弟弟从房间出来。我一生气直接闯进房间,只见弟弟盘着腿挺直腰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床上还放着一本名叫《转法轮》的书,我感到奇怪:海山,你在干什么?弟弟说他这是在练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这种功能让人强身健体。我说,什么健身不健身的,快快,快点生日蜡烛,爸妈都等急了。弟弟很不情愿走出房门,嘴里咕咕囔囔说,以后不要再给我过生日了,不要影响我,我还要练功...从那以后,弟弟回家的次数也逐渐少了,常常打电话说单位加班。

  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打扫卫生准备年货过春节。我和父母也整天忙着,弟弟公司突然打来电话,说他不好好上班,再这样下去公司就不要他了。父母着急催着要我到公司去看看什么情况,我扔下手里的活就跑去,公司负责人说,你弟弟一天练什么功法,自己不好好上班不说,还拉別人练,影响很不好。这不岗位上又不见他的影子了。我在公司里转寻了一圈,终于在一处仓库角下发现了正在练功的弟弟,我苦口婆心地劝说弟弟要好好上班,珍惜工作,你是父母的骄傲和希望。可弟弟说,练法轮功有病不用打针吃药,练好了还能“上层次、圆满升天”,那才是我追求的、那才是我的希望。你们就等着看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时间到了1999年6月,弟弟突然病了,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说话也有些吃力,父母吓坏了,急忙叫我送他上医院。可弟弟死活不肯走,还说病痛是“消业”还债,如果去医院看病、打针吃药,之前练的功就白练了,就不能上“层次”了。父母亲气得脸色都白了,“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命了。海涛,快背上走!”

  就这样,我和家人强行把弟弟拉到医院,经检查确诊弟弟患的是胸积水。大夫一边从弟弟胸腔里抽积水,一边埋怨家人怎么才把病人送来,胸腔积水会直接影响到肺的呼吸功能,造成胸闷气短、心跳加快,极易造成生命危险。最后医生从弟弟体内抽出了半盆多积水,弟弟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过了两天,又抽出一部分积液,弟弟病情才算稳定。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回去后一定要按时吃药,注意休息,规律饮食,定期复查,如果不好好配合治疗,再复发造成胸膜粘连,影响肺功能,就难治了。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也就是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在家人的劝说下,弟弟答应不再去练功。在父母的精心照料下,弟弟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气色也好多了。可是时间不长,弟弟趁家人不注意又拖着虚弱的身体偷偷练功,说功友传来话,“最后的圆满”临近,修炼的人除了师父给消业以外,自己还得还一部分,得抓紧时间修练。这一下子,弟弟又像是打了鸡血,一有时间就把藏在枕头底下的那本《转法轮》拿出来,念念叨叨。任凭我和父母怎么劝说,他都不回头。过了一段时间,弟弟又出现咳嗽症状。父母让他坚持吃药,他偷偷把药扔了。有一天,弟弟乘父母不注意跑出去找功友交流,回来的路上又被大雨淋着,高烧昏迷几天,嘴里还不停地喊:“师父、师父……”,家里人送他上医院,他断然拒绝。从那以后,他的身体时好时坏,人一天比一天消瘦,有时累一下就气喘吁吁,还不停地咳嗽,脸色时而发青时而发紫。

  2000年9月3日,是我们家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弟弟病情突然加重,胸部疼痛剧烈,剧烈咳嗽、气促、咳出大量泡沫状的痰,全身颤抖,四肢发凉...但他还勉强断断续续地说:“我不吃药…师父帮我…‘消业’…‘上层次’…”。最终弟弟因胸积水导致重度胸膜炎、心肌炎等多种并发症,造成全身机能衰竭,离我们而去。那年弟弟才30岁,全家人悲痛欲绝。

 

  图片来源于网络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又到了六月初六赶庙会的日子,又到了弟弟的生日,可弟弟的生日蜡烛却永远不能再点燃。父母佝偻着腰拖着病弱的身子,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嘴里唠叨着,仿佛寻找着自己失散多年来的儿子。

  弟弟呀,父母年岁已大,本指望你可以养老送终,可你却先走了。你离开我们已十八个年头了,你可知道父母是怎么度日如年的?你更不知道,你是被法轮功害死的,你死的冤啊, “消业治病”那都是骗人的谎言呀!

【责任编辑: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