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邪教案例

妻子因练法轮功害死了婆婆【原创】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28日 09:07  作者:赵连营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我叫赵连营,家住密云区古北口镇古北口村,原本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但这一切,都被“法轮功”毁了。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是1996年2月25日,农日正月初七,特别冷。吃过早饭后,推门进来一位不速之客,是本村的一位相亲,论辈分,我还得叫他一声二哥。但谁能想到,就是这位二哥,竟然是“法轮功”向我们家伸出来的一只“恶魔之手”,从此,把我原本幸福的生活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些年,我在城里做些买卖,属于在村里早富起来的一批人,所以每次我回家过年的时候,村里的一些乡亲们都会过来串门儿坐坐。这次二哥过来,我也没有太在意,就把他让进了门,与他聊了一会儿家常。跟我聊了一阵,二哥将目光转向了我的妻子,问她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我告诉他,去年的时候,我因为一笔买卖与合作伙伴发生了纠纷,打了半年多的官司,最后还是亏了一大笔钱。妻子本来就体弱,又因为这件事儿为我担惊受怕,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二哥听后,眼里立马来了光,说他最近正在练习一种神功,说着就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几盘磁带和几本书,告诉妻子只要按磁带和书上的内容练功,身体就会越来越好,现在的毛病也能得到根治。 

  后来,我和妻子回了城里,我很快就把这件事儿忘了。但没想到,妻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练习“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她的身体真的有所好转,胃口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妻子把这一切都归功于修炼“法轮功”,以为自己找到了绝世良方。从此,妻子一心迷恋上李洪志所谓的“练功”可以“消病业”“上层次”“求圆满”,变得着迷而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把“真、善、忍”当作自己做人的标准,每天早晚都要看书、打坐、练功,满脑子都是“天国世界”。慢慢的,妻子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修炼”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以前的时候,我每天回家,妻子都会给我准备热腾腾的晚餐,要是我回来晚了,她也一定会给我留一盏灯。可现在,每天我到家都是冷冷清清的,我知道,她要么是外出和“同修”交流心得,要么就是趁着夜晚偷偷外出张贴“法轮功”宣传品“讲真相”了。我对妻子的意见越来越大,有一次,我们俩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我表明了态度,强烈反对她继续“修炼”,然而处于痴迷中的妻子却认为我阻拦了她“修炼”,并试图拉拢我一起入教,被我严厉拒绝后,妻子竟像发了疯一样对我恶狠狠地诅咒,说我是“魔”,是她修行路上最大的障碍,“师父”一定会替她做主,我也一定会受到“师父”的惩罚。争吵过后,妻子夺门而出,我以为妻子只是置气,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可过了3天,妻子还是没回家,日子还得过,我只能硬着头皮去找她,几经打听,原来她这几天一直住在一位“功友”家里。妻子跟我母亲的关系特别好,我便连哄带骗地跟她说老家有点儿事儿,正好我母亲也想她了,让咱们回去看看。妻子见我上门来求她,以为是“师父”替她做主的结果,便洋洋得意地跟我走了。 

  到老家住了几天,我跟妻子的关系有所缓和,在我们准备走的那天早上,我跟母亲说去后山爬会儿山,顺便摘点儿野酸枣,然后就回城,没想到这竟成了我跟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天早上,母亲正在给我们准备早饭,妻子在里屋收拾东西,突然,厨房传来一声闷响,妻子急忙赶过去,发现母亲摔倒在了地上。痴迷“法轮功”多年的妻子,第一想法就是要“练功”给母亲治病,就这样,她盘腿坐在母亲身边,开始给母亲“消业”,可过了一会儿,母亲还是没有好转。妻子以为是自己的“功力”不够,又急忙请来最早拉她入教的那位“同修”二哥,一起给母亲“治病”,可无论他们怎么“发功”,母亲就是不见好。当我到家的时候,他们已经给母亲“治病”治了接近一个小时。我用力推开了他们,背起母亲冲向了医院。 

  第二天,医院传来了噩耗。医生给出的结论是,母亲患有高血压,当天脑出血,如果送医及时,也许还有救,但因为耽误了太长时间,医院也无力回天了。当时,妻子也在场,我像疯了一样撕扯着她,哭喊着:“你还我妈,你还我妈!”妻子像被抽了魂一样,嘴里喃喃地说着:“你打吧,打吧,打死我吧,我就是个罪人,我该死。” 

  办理完母亲的后事后,我跟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现在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都像刀扎一样疼,我恨“法轮功”,要不是因为“法轮功”,我和妻子一定还恩爱地生活在一起,母亲也一定健康地活着。

【责任编辑: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