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当前位置:首页>邪教案例

画皮嘴脸谁能识,独向坟前泣血诉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02日 13:58  作者:南怀慎独  文章来源:京都之声  [纠错]

  外祖父、外祖母,你们的外孙来看你们了。你们知道的,每年清明我都会来给你们烧些纸钱,放两挂鞭炮,磕几个头。我会在你们的坟前站很长时间,回忆着我们从前一起生活时的种种美好,回忆着你们对我的种种疼爱……,自从你们永远地离开我们后,你们曾经的住所几近坍塌,你们曾经种过的菜园早已荒芜,菜园附近的鱼塘也不再有生气,尽管我到现在还能记得许多年前在有月亮的夜晚或朝阳升起的清晨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你们走后,那个村子也渐渐地不再有人居住,每次我乘车经过,都不敢再向那里望上一眼。 

  现在,我就站在你们的坟前。我知道,除了我们孙子辈的,你们一定会很关心你们的儿女吧。犹豫再三,我还是向你们汇报一下吧,我的父母等亲人,也就是你们的女儿女婿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被灌注了全能神魔鬼的思维,她们的势力大不可测,她们的能力深不可测,她们将对家庭和社会的危害发挥到了极致但却不留任何证据,原先她们还假装和我们讲亲情、套近乎,自从2012年她们拉我们加入被我们识破并拒绝她们之后,她们就向我们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我苦口婆心的劝说和螳臂挡车似的阻止只能换来她们极度地仇视以及她们和她们所勾结的家外不明势力或明或暗的威胁和对付,她们到处说我不孝,却只字不提她们信邪教,你们知道,孝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听到不孝,别人连问都不会问我就会恨我入骨,更何况这是从自己的父母口中绘声绘色地说出的呢?再加上她们突飞猛进的口才以及声泪俱下、捶胸顿足的表演,更是让我百口难辨,很多人不假思索地就相信了她们的言辞,如此,很多“范厨师”(注:赵本山小品《卖拐》中的人物)被她们不费吹灰之力拉入全能神邪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我终于深刻地领会到什么是“妖言惑众”了。由于她们极其出色的反侦察能力和极其巧妙的掩饰能力,就连专门打击她们的力量也对她们无从下手,她们早已经变得六亲不认、毫无人性。现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已经被她们用“合法”的方式巧妙地毁掉。我能够感受到她们的爪牙们在暗中魅影重重并向我发出极其恶毒的仇视的目光,那简直就是一把把浸透了邪恶的利剑呀,她们正在有条不紊、无声无息地蔓延并把我逼入死角。亲人、亲戚等渐少渐无,我是多么的孤单、无助和胆寒啊。 

  现在,我就站在你们的坟前。看着纸钱化作一只只黑色的蝴蝶不断地飞到你们的身边,传递着我对你们的无限哀思,要是你们能在就好了,要是你们的在天之灵能够知晓就好了。唉,在这薄情的人世间,满腔的无奈和冤屈我又能和谁诉说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又会有那么多耐心听取与他们自身毫无关系的诉说呢?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就会在她们专门针对我而精心设计、量身打造的巧妙运作下死于非命。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意味着我贪生怕死,如此境况,死亡对我而言难道不是一种更好的解脱吗?我是说,如此死法会让我死的太憋屈、太冤屈。只是这种憋屈和冤屈,谁又能知道和理解呢?即便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即便是理解了又能怎样? 

  苍天啊,大地啊,请允许我发一声长长的叹息吧,叹只叹,上梁不正,下梁也一定要与上梁同流合污才是孝吗?(窃以为劝说和阻止上梁不要陷入万丈深渊才是孝啊!)苍天啊,大地啊,请允许我发一声长长的叹息吧,叹只叹,谁能识破、揭穿全能神邪教徒们的画皮嘴脸并能早日将它们绳之以法?苍天啊,大地啊,请允许我发一声长长的叹息吧,叹只叹,今年能来,明年能来否?      

  清明时节欲断魂。

【责任编辑:汪娜】

  • 北京反邪教微博

    北京反邪教微博

  •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京都之声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1844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